衡水模式值得被打破吗?

背景

“跑操”,“激情教育”,“半军事化”,在衡水中学成为“标杆”后,这些关键词一遍遍地刷新着学校,家长,学生的认知。高中,就应该多去刷题,提高一分,战胜千人,成为许多人眼中的真理。

但与此同时,也有一部分“刺头”,坚持与衡水模式拉开距离。其中代表性的有北京某中学的书院制,有泉源某中学的游学制,还有相当一部分不参加高考选择出国的家长和学生。有的“刺头”依旧坚持着,也有的“刺头”领导者,打着素质教育的大旗呼吁抵制衡水模式,但其所辖地的学生和家长早已悄悄变换了方向,去追求“高分”,“升学率”。

这样的衡水模式,是否值得被打破?要“高分”还是要许多高校强调的“综合素质”?我认为,衡水模式短期内不值得,也难以被打破。

关于衡水

高分的神话

衡水,本是河北省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小地方,在衡水中学发展起来后成为家喻户晓的存在。一如先前的黄冈,成为席卷教育界的一阵飓风。人大附中,南京外国语,这些学校好吗?大家心里对他们拥有的教学资源都有数。在没有此类超级名校的资源的情况下,白手起家的衡水中学,自然成为一“高分的神话”。也正因这样,许多地级市,县的学校纷纷前往取经,学习“精细化管理”。但照搬这样的管理就能搬出高分来吗?很难。绝大部分的学校只能够学习一下跑操的样子,其余更核心的东西就再难深入了。举个例子,衡水对于教师的严格管理,也是很多学校难以学习的,这与互联网界常谈的“狼性文化”很相似,阿里牵头严格压榨修福报,但是给足了员工期权和丰厚薪酬。而其他公司效仿阿里命令员工修福报,却不给这些狼“肉”吃,换来的只会是一群常常摸鱼的员工。延长工作时间却不见效率提升,核心便在这“肉”。这样难以学习搬运的状况,又反过来增强了衡水中学的神话感。

关于我们

学而无用,为何还要学?

既然学习模仿难以取得成效,那为何还要去“取经”?

其一,对于许多实力在中层的学校,高不成低不就,学习衡水模式已是一种理所应当,或是被挟带着学习;毕竟围观与自己同一层次的学校,几乎都有衡水的影子,只是影子轻重不同罢了。

以我校为例(省排约20,三线地级市内第一),苦学衡水模式,力争精细化管理,近期学校投资商也打出了“北有衡水,南有xx”的广告,铺天盖地,几间兄弟学校联合出卷,大测小测天天测。或许本来有希望“独善其身”的学校,但在这样的漩涡下难以脱离。衡水模式在此类中层学校的影响可见一斑。

更低层次些的学校,若渴望逆袭,自然也会选择这一“看似简单”的道路。实际上,没有优厚的教学资源,这样的学校也没得选择。典型的例子有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主要招收大山内因贫辍学的女学生,在其领导者的一心号召下,教学模式比衡水有过之无不及,因为资源的缺乏在岗教师的压力更是往往在同等学校老师的三四倍及以上。最终也答出了本科率94%的优秀答卷,是山区学校逆袭的一个典范。

其二,许多普通学生的家长和在岗的老师,认为学习是高中三年最主要的任务,对衡水的了解仅在于“高考工厂”,一定程度上反对各类与高考关系不大的活动。

事实上,衡水中学的活动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多的。远足,旅行,讲座,强大的教育实力吸引了更多的教育资源,但往往,通过互联网了解衡水中学的家长或者是短期取经的老师,更容易被整齐划一的跑操,精细到分钟的日程表所吸引,毕竟工厂化的安排实在抓人眼球。在这种情况下,这部分家长老师,认为“有一丝玩的念头,都是罪恶的”,尽所能给孩子衡水般的“享受”。

举个例子,在高二的一次研究性学习中,我曾调查学生家长对于我校各类活动的看法(活动几乎都是照搬衡水中学的),超1/4家长表示这些活动是在浪费孩子们的时间,应该更多的去学习,对于“高考”这块大蛋糕争抢大份额才是重中之重,同时部分在校老师表示,这些在校活动看起来光鲜,实则很多都没能落到实处。举个例子,我校研究性学习的展示班会,超3/4同学没有按要求完成规定的调查;班主任暗示使用以往同学留下的PPT进行拍照,以便材料收集;级长开广播允许的研究性学习展示时间不足一节课。与其他外校同学接触后,得知部分同学高中三年没有接触过研究性学习此类活动,档案上资料由教师统一填写或者学生胡编。与高考关系不大的活动,几乎是为人所忽视的。

再举个例子,因南京一中尖子生表现不佳,近期其校门口许多家长举着“校长下课”的小字条反对校长开展所谓“素质教育”,要把升学率和尖子率提上去,重新效仿“衡中模式”。这件事若仅仅是南京一中考差了,那还好说。但是中考录取分数低于南京一中的南京二十九中学,在尖子上完虐南京一中,这便引起了人们的愤怒。部分家长表示:“孩子来南京一中上学,就是为了上名校,现在看来还不如去隔壁的二十九中学”。不少家长认为,这是南京一中在衡水浪潮中不学习衡水,一心搞各类活动耽误学习所导致的。也有小部分家长认为,南京一中失利是因为领导层不力,与其素质教育没有多大关系。但整体来看,希望学校效仿衡水模式的学生家长占了多数。

其三,大部分学生在高分升学和自己健康的选择中,有过牺牲健康换取高分的想法,部分学生对衡水趋之若鹜。

“高考富士康”,“尖子生流水线”,这些称号一方面切实说明了衡水中学的实力不容小觑,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衡水中学中高强度的学习对考生的负面影响难以忽视。我们都知道,衡水压力巨大,吃饭洗澡上厕所三选一,即使是这样苛刻的条件,也难以拦住学生对其的向往。究其所以,高分对考生的诱惑力实在太大,特别是对于中层的学生。有的学校,例如南京外国语,有部分自媒体评价道“你若是高考,已经是失败一半了”。这话很偏激,但也反映出,对于部分顶尖的学生,高考制度只是一个选择,而不是一条必由之路。

但是对于中层的学生,没有选择的权利,最多在学科竞赛上取得一定成绩获取优待(但目前教育部改革,学科竞赛达不到国奖几乎无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退路。衡水,这一在贫瘠土壤中脱颖而出的金字招牌,无疑是非常吸引各路中层学子的。体现在平时,各路模拟卷质量良莠不齐,许多学生会更倾向于选择“衡水金卷”,还有某些“衡水密卷”等等。偏,怪,难,同一道题出现在衡水的模拟卷上,仿佛就是正确合理的;放在别的卷子上,却总会引来非议。学生对衡水的趋之若鹜,本质上是希望在高考的必由之路上,取得更好的成绩。毕竟,公平的打破阶级固化的通过,人生哪得几回,高考便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结论

简而言之,在衡水的“工厂化”风潮仍在影响各地时,在这年龄段的中层学生仍只有高考这一出路来打破阶级固化时,当下最适应应试教育的衡水制度仍有它的借鉴制度和先进意义,不值得为了被打破而被打破。另一方面,打破现在主流的衡水制度,所需付出的代价应该由谁去承担?“不要让你的青春证明别人的错误”。只是希望,许多学校在学衡水的过程中,不要东施效颦,学了空壳。